YES教育中心,最专业的辅导机构

604-733-2776

208-2112 West Broadway, Vancouver, BC V6K 2C8

微信订阅号

微信服务号

©2019 by YES EDUCATION CENTER

       “华人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是根深蒂固的,这是华人的文化,所以我们也想真正帮助孩子成才。” YES教育机构创办人骆耀光说,学术背景强大的师资和强烈的责任心是学校的特色,他们希望以自己的努力,把孩子们推到顶尖的平台上去。

       中午12点,记者在YES教育机构一个刚刚下课的教室里见到了骆耀光博士,从他教室走出去的男生眼睛亮亮的,似乎刚刚经过了一场颇有火花的对谈。

     

     “这个孩子上7年级,开学升8年级,已经跟我学了一年的化学。”骆耀光笑着说:“我们刚刚在讨论中药里的化学问题。他以前是妈妈让他来学化学的,可是现在他对化学有很大的兴趣。”说到这里骆耀光的眼睛也亮起来:“作为化学老师,我希望这个行业的人才越来越多。我跟他说过好几回:说不定哪一天你可以拿诺贝尔化学奖。”

 

 

与诺奖得主共事五年

 

       骆耀光是YES教育机构的发起人和负责人,也是这个学校里的化学老师。骆博士说,他1977年进入厦门大学化学系读书,还没毕业的时候就确定公派留学,于是在1982年来到加拿大,到了萨省的利斋拿大学,从事氮转化研究。1989年,毕业后的骆耀光到美国做博士后,并且在1991年回到UBC,在199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Dr. Michael Smith 加拿大蛋白工程中心工作。

     

      “在 Dr. Michael Smith 手下工作到1996年。”骆耀光说,当时有一个中国投资移民在大连办了一个国际中学,要与加拿大的大学对接,需要一个对加拿大教育比较了解的人,于是找到了他。至此,骆耀光开始从事教育行业。

 

 

家有才子已长成

       骆耀光的儿子1989年在加拿大出生,一路读书直到耶鲁大学毕业,如今已经在高盛投行工作。在这一路上,都是骆耀光夫妻俩在陪着孩子,包括申请名校这样的事情,骆博士也全都是与孩子自己一点点走过来,并没有求助于中介或咨询机构。“说实话,孩子在申请大学的时候,我也无奈,我从来没有经过这个事情,如果有经验的人,能征求一下讨论一下不是挺好的吗?”骆耀光回忆,他当时也研究过一些机构,可是觉得他们的专业性不够,于是一切还要自己来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孩子到耶鲁读书以后,周围的朋友也常常找到骆博士,请他分享经验,帮助他们的孩子进入名校读书,“我毕业在这里30年了,在高校里十几年,后来工作也都是跟大学打交道。如果我能把经验分享出去,帮助学生申请名校也是很好的。”到2012年,骆耀光成立了YES教育机构,为有需要的孩子们提供AP、IB、竞赛等课程的辅导,也为他们申请学校提供帮助。

 

宁为责任拒收学生

       在采访过程中,骆博士提到最多的字眼就是“责任”。他坦承教育行业似乎需求很大,却也竞争激烈,甚至鱼龙混杂,“谁都想来做,但是负责任地想要做这件事,不容易”。骆博士说,要教好小孩子,光有知识不够,还要有经验,但是最重要的是负责任。“在大温,我敢跟任何人比教化学。但是学生来了,我从来不会说保证考5分。如果有人来说,你要保证我考5分,这样的学生我不收。”骆博士说,他往外推过不少学生,多数是因为家长太功利,要他保证两个月考5分,他不做这样的承诺。

     

     “我自己学化学的,我不能骗化学。”骆博士说,“我现在教的AP化学,满打满算150个小时肯定要有。按照教育大纲,AP化学需要220-240个小时的教学时间。我们内容比教学大纲多得多,压缩到150个小时学完,每堂课的内容非常多。有的学生会在课后说,哦,老师你每堂课的笔记太多,内容太多,要消化很久。这是对的。但是华人社区有一种很浮躁的思潮,要多快好省,我也想要,但是这个不存在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骆博士说YES学校的最大特色是专业的责任心,“学生教会教不会,看你愿意投入多少。”骆博士拿出一套试卷给记者看,上面全都用红笔做了标记和笔记,“你看这套试卷,这是我今天下午要讲的题目,我和学生说,要考你们,我也考我自己。每一套题我都自己做过一遍,这些笔记都是我做的。学生不是来对答案的,我要告诉他们为什么。所以这个责任非常非常重要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责任心也是骆博士考核学校老师的标准:“没有责任心,再有知识和方法都教不好。在我这里工作,负责任的老师,我们会一直加工作量,不负责任的老师我们很快叫他走,不给排课了。”

 

 

门下学生纷入名校

       作为博士来教七八年级的小孩,有人会觉得似乎大材小用,但是骆博士并不这么认为。“自己多发几篇论文,或培养三五个领域内的专家,哪个更有意思呢?”骆博士记得自己的孩子在读IB课程的时候,生物和数学的老师都是博士,而且他们深受孩子的喜爱。“有一件事特别感动我,”骆博士说,“我的孩子参加BC省的科学竞赛,选出来12个孩子去参加全国比赛,其中8个孩子是这位老师的学生。他们站在台上,大声喊老师的名字说我们爱你。他们这些老师一年培养好几个哈佛耶鲁的学生,这么多年得培养多少人才啊!”

 

       骆博士的学校里聘请的老师也都有响当当的学科背景,“我招聘老师的时候,找最专业的老师,我们的数学老师一个是印度人,大学到博士都是学数学的,另一个乌克兰人,在中国科技大学做数学博士后,这样的人教数学我放心。”

 

       在骆博士的学校里,每年也能走出去不少名校学生。“去常春藤的不少,普林斯顿、哈佛、哥伦比亚、耶鲁、牛津、剑桥都有,”骆博士笑着说,“但是现在还没有到斯坦福的,希望将来会有。”说起学生来,骆博士总是非常有兴致,“我们有一个西温的孩子,非常聪明,但是化学没学好。后来他被牛津有条件录取,IB总分39分,单科不低于6分。但是当时他的化学预测是5分。他妈妈急着找老师,跟我们联系,我给他上了一节课,他就不走了,跟我学了20个小时。过两个月就去参加考试,他差0.4%就可以拿到7分,考了6分。所以他就进了牛津了,他很高兴,我也高兴啊!”

 

 

希望各领域都有优秀华人

       关于学校的发展,骆博士说,学校又扩展了一些教室,扩大规模的同时,也在想办法扩大学校的影响力,好提供给孩子更大的帮助。“下个月哥伦比亚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都会派代表到我们学校来,准备合作一个项目。”骆博士说,他希望通过这样的合作项目帮助孩子上名校,“但是不局限于这两个学校,美国的名校都会有。”

 

       已经来加拿大三十多年的骆博士坦承骨子里仍是华人,“华人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是根深蒂固的,是华人的文化,所以我们也想真正帮助孩子成才。”骆博士说,他打算将教育事业一直从事下去,“今后这个世界的发展,肯定科技是动力,希望我能帮助把孩子们推到顶尖的平台上去。希望将来不管在哪个方面,在整个世界的顶尖领域,都有一群我们华人的后代。”